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上海搬家公司
北京私家侦探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洗屁股
[ 2014-7-3 11:26:00 | By: 情泊何处 ]
 
?

洗屁股

早上出门,感觉头沉沉的,于是,在沙发上睡了,做了一个又一个的短梦,都很短,只有一个比较长的,有些情节的梦。
梦中,我和她又回到了从前的年月,我们似乎又生养了一个小孩子,第三个,是个女娃,真是大白天做梦啊,在梦里,夜晚,行将入睡,床边的电灯下,她正在默默地给三个女娃逐个洗屁股,正在洗的是老大,老二在旁边等着,最小的女娃在我手里托抱着,第一个,水可能太烫了,孩子在哭,我说,你那水温太烫了,她没有说话,把毛巾浸到水里,再拎起,对着毛巾吹气,然后再用手招点水在那孩子娇嫩的屁股上,用吹过气的毛巾去擦洗,洗第二个孩子时,水又点冷了,那娃感觉不适,我抱怨地说,你看你,从你嫁过来那天起,你就天天晚上洗屁股,现在好了,生的小孩,个个都是要洗屁股,长大了,她们还得要天天晚上洗屁股。我手里托着一个最小的女孩,像是对她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看男孩多好,只要隔三差五地洗屁股就行了,你这样天天洗屁股怎么不生女孩子呢,你要也是隔三差五地洗屁股,可能生的孩子也只要隔三差五的洗屁股。她没有吱声,仍是专心的,细细地在给孩子洗着屁股,手里的孩子托的我手臂都有些酸了,只希望她尽快把那女娃洗好,能接走我手里的孩子,我有点等急了,可她还在那里细细地替孩子洗着,擦着。

此时,我无意中眼睛扫了一下手里孩子的下面,突然惊奇地发现,她下面竟然长的是一个嫩小的长豆豆,我又惊喜又疑惑,这不分明是个男孩子吗,当初她们都看错了?但很快那阵惊喜被满腹狐疑代替了,我问她,这个怎么是男孩,她仍然默不作声,但神情有些异样,我又问了第二次,这时她头也没有抬嗔怒地回了我一句说,当初不就是男孩子么。说话时她脸上透着一种无奈的满足。我立刻有了大胆的猜疑,莫不是瞒着我,与某家同样大小的男孩调换了?我不由细细打量着托在手里的孩子,连胳膊有点酸也忘记了,我仔细审视着这嫩小的娃子,虽然不丑,但和先前的还是有些区别,明显感觉不是我们的孩子,我的不悦之情,很快占了上风,我端详着手里的孩子,心里开始升起对她的埋怨,为什么背着我和别人家调换孩子,虽然是为了我想要男孩,搏我开心,了我心愿,但是我却不愿意这样,我想要男孩,只是嫌女孩洗屁股的麻烦,实则是个懒人的想法,而绝不是重男轻女的思想,我压根没有那个思想。她一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总认为,孩子还是自己生养的好,有道是,头发要自己长的,孩子要自己养的,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换来别人的孩子,不是我的初衷,我宁可要自己养的,哪怕她要天天晚上洗屁股,天天晚上洗屁股又怎么了,卫生!我告诉他,是谁家的,还把换回来吧,我愿意托着孩子天天晚上洗屁股,没有天天晚上洗屁股的孩子,人类恐怕也就绝了……忽然一阵孩子的大哭声,我醒了,哭声来自小区的外面。原来只是一场梦。

(这纯粹是个梦,请大家不要带着观点去解析,我都搞不懂这梦的意思,也许仅仅是梦。)

2014.7.3 尚笔。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