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上海搬家公司
北京私家侦探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黑夜,逃离县城
[ 2014-5-4 11:34:00 | By: 情泊何处 ]
 
?

石台这个县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光临了。这个青山绿水的原始风景胜地,曾经多少次让我惊羡不已,我也曾作文赞誉过她的山之雄伟挺拔,水之柔美清澈,然而这次再度进入,却让我先前的激动减少了几分,山水依然秀美,可是,县城却不能不说难尽人意。这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的弹丸之地,高山深壑阻止了县城的扩展建设,巴掌大的县城,街道几乎还是几十年前的老街,街道狭窄,路面依地势而建,低洼,陡坡没有作任何改造,如果说,这些硬件的客观条件不易改变,限制了县城的拓展,尚可理解,但作为一个城市的软件管理,石台的县城却不得不说是一个败笔,让去过的人紧锁了眉头。因此,这次去石台的游客和我都有着同样的感觉,那就是石台的山水美如画,石台的县城脏乱差。

池州以青山绿水,原始生态引以为豪,名胜古迹和文化遗产,也是可圈可点,有着独一无二的秀美山川,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及悠久的历史文化。正是这些原始的美加上历史的沧桑感,全国各地乃至世界游人纷至沓来,游览观光这个座落在皖南崇山峻岭中的明珠之城,这是池州人的荣耀,也是石台人的荣耀,然而,我这次去,恰逢五一假期,前来旅游的人鱼贯而入,络绎不绝的涌入这个秋浦河之滨高山环绕之中的蜗居之城,在饱览了山之险峻奇美,水之秀丽蜿蜒,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之后,再看县城,陡然生出不能与这美丽的山水相协调的感觉,城内垃圾虽有人清扫,但只是略表心意,敷衍了事,街上各种车辆混杂,尖厉刺耳的喇叭声充斥着每条街道,人行道上,店家商贩的物品乱占乱放,车辆也是随意横七竖八地停着,有的甚至占了半幅车道,行人几乎无路可走,各种车辆随意调头,行人被逼无奈走主车道,人车安全危机四伏,触目皆是,不胜枚举。

石台县城不大,但物价却不低,问起物价居高因由,回答大有一种山大王强势,不由让我想起那几句顺口溜:此山是我呆,此路是我开,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虽有言过其实之嫌,但却让人有联想之意,这个县城的各种与旅游配套的硬件设施与软件管理都亟待改善,五一节晚上遇到的一件事,就让我对这方面的建设感触颇深。

我们这次去是因为工作,并非旅游,由于工作任务重,时间紧,我们每天都是工作到日落之后,临近傍晚才开始歇息,由于30日晚上,住宿很方便,既而没有也无心考虑到五一会是个特殊之日,会有很多游客涌入这个小小的山城,五一的傍晚,我们照例天黑收工,去找旅馆休息,然后,再搞晚饭吃,可是,今晚却不是昨晚了,当我们依旧走到昨晚住的旅店前,询问那个年纪轻轻的小老板娘的时候,她有些得意的笑着对我们说,今晚,没有客房了,不仅没有,并且价格也是翻了三倍之多,平常五十一晚便宜房间,今晚也得一百五至二百,我问其故,她兴高采烈地说,今天是五一啊,前来开房住宿的特别多,几乎各家宾馆旅店客房都是爆满,我们听了如梦初醒,后悔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但是,对小老板娘的话还是半信半疑,抱着侥幸的态度,逐一询问多家,印证了她的话,再看几家稍大的宾馆,比如石台宾馆,前台柜面上,也是赫然摆放着“客满”的牌子,不仅醒目,对我来说,还很是有些刺眼。到这时,我们的心凉了半截,今晚你纵然怀揣千元大钞,也没有多余房间让你睡,此时,才觉得钱有时也并不是万能的。我们虽然很饿,却无心找饭吃,必须找到住宿的地方,才有心情坐下来吃饭,我们接着转了几条街,可是除了刚才那几家,几乎没多少旅店,说明这个县城的旅店并不多,而此时,我们观察到,大街上还有很多神情和我们一样的人,在到处张望,打听住宿之所,我们知道今晚在石台县城住宿是彻底没戏了,想回家,可是,车在哪儿,这个小县城,是没有任何出租车的,也少有外地的出租车进来,此时,天色已暮,夜渐深沉,除了街上作短途代步的电瓶三轮车,更无其它任何出城的车辆,这条路显然走不通。

我们失望地在路边站着,赶紧联系另一处同事们,他们说,在横渡已将我们的旅馆开好了,我们可以打车过去,这句话让我们喜出望外,于是我们决定,趁夜色未深,逃离县城。横渡是距石台县城较近的一个山乡小镇,我们抱着一线希望,找到一辆电瓶三轮车,车主听说我们要去横渡,冲着我们直摇头,表明路太远不去,我们又找了二辆,结果大体如此,也许是今晚生意太好做,加上,他们觉得回来肯定无客可带,都选择拒载,可指望他们送我们去横渡,是我们的唯一希望,无奈何,我们再找一个车主,好歹说情,并加了钱,他终于答应送我们去,我们还关心地询问他电够不够,他表示可以,于是,我们坐了上去,一路上摇摇晃晃地驶向了通向横渡的道路,我坐在车里,想着现在的处境,自觉好有一比,用难听点话说,叫急急如漏网之鱼,惶惶如丧家之犬,沿途的山坳处,不时有几处住家灯火,在黑暗的大山深处,显得特别扎眼,而没有人家的道路两旁,只有静静的高山托着明亮的星星,我们仿佛行走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荒莽原古。车子里的我们,一心只想着到了镇上,好有个歇息的落脚之所,一路上,车上三人谁都默默无语,翻山越岭,七弯八拐之后,三轮车,在一处小岔路口陡然停下,车主说,到了。

我们打量着,在夜色笼罩下看不清所以然的眼前几处小楼房,心想,他把我们送到更加荒凉空寂的横渡小镇,这就是横渡吗,不知东西,也看不清物体,只可辨模糊的轮廓,车主见我们有些迟疑,便用手指一下,这下去,就是镇上的小街,我们赶紧付了车钱,可是,我们刚下车,却被同事来电告知,旅馆客房没有了,也是住满了,我们差点没气晕过去,这同事是怎么做事的,我们真想大骂他一通,但也无济于事了,因为,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事实,事实是,逃出了县城,反而是进入了绝境,晚上没有住地,寻问原因,回答说是,他们只是跟店老板打了招呼,让留一间房,并没有出钱定下房间,那老板见今晚房少客多,把同事口头预订的房间高价卖出了,此时此刻,我们是一点退路也没有了。
送我们来的电瓶车早已走了,任何想离开这个小镇的念头都是徒劳的,我们的心和这山区夜晚的空气一样,格外地凉,刚才在路上还有一丝丝侥幸的欣喜,这阵子也已荡然无存,接下来的忧心忡忡心情更像这深山河谷里的冷雾,越来越重,此时,我想到了洛阳纸贵
的典故,我们一如古代流放的罪人,更无栖身之所,忧虑和饥饿一起袭来,我抬头看看天空,满天明亮的星星,依旧各在原位,那长长的勺子似的北斗七星,一如既往地俯视着这黑魆魆的群山,它们一定不知道,在这群山之间,在这荒凉偏僻的野镇,还有二个为夜无归宿而焦虑愁闷人呢,我们只得再次央求店老板还有同事,在他们的床上挤一宿,只要不露天,不着凉,蜷缩一夜,我们实在无路可退了,店老板勉强总算答应了,又给我们加了钱,饭钱也加了,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感觉,好似遇到了孙二娘开的人肉包子店了,尽管我们不会成为人肉包子,但好似变相的人肉包子,任其要挟了。还好,加价不多,寄人篱下的我们,也不得不从了,真是,到人矮檐下,怎能不低头。

这个所谓的旅馆,其实就是家庭住房更改,几乎没有任何可提供的设施和用品,晚上,我们六个大男人 挤在三张窄小的破得吱呀作响的旧木床上,什么电脑,电视,那是无从谈起,就连一盏小灯,还是昏暗不堪,像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呆滞眼神,这一晚,不知他们睡熟了没有,反正我是没有睡熟,午夜过后,有一个同事,鼾声如雷,我索性,开门来到外面露天的屋面。

这是一栋三层农家小楼,而顶层仅有一个小间,小间前面,便是很宽大的二层顶面平台,我站在这平台之上,环顾着四围的巍峨群山,没有一丝声响,一片沉寂,偶尔有一辆汽车穿过镇边陡削狭长而又弯沿曲折的公路,呼啸而过,这种寂静便会被短暂地打破。远处高高的山巅之上,似有一二点星亮,仿佛天上的星星掉落了二颗在山巅之间,一阵清冷的山风吹过,风里隐约传来远处河水流淌的微弱声息,这本是一个极为宁静清新,星星闪耀,溪流淙淙的美好山乡夜色,可我却没有了往日那种闲情雅致,我真的猜测不出在那样的高山之上,会是什么亮光,是什么标志,还是护林人的窝棚里发出的光,又或者真的在那山上还有人家安住。

这样深的夜,这样偏僻的大山之中,正如鲁迅所说,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了,睡得是那么安祥,没有人想到,这样深沉的冰凉之夜,还有人独自站在农家小楼的露天房顶上,思想着今晚的窘迫与落漠,不由地想起李白那首《夜静思》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月明,低头思故乡。今夜虽没有明月和寒霜,但满天的星光和大山里寒湿的雾气,并不比秋霜温暖多少,我的心境更一如这寒夜,也更能理解李白老先生流落他乡的无奈心境。我深深体会着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的境地,如果是在家里,即使是白天再劳累,晚上也可以痛快的洗个淋浴,洗去一天的疲惫,一杯开水,就着电脑放出的悠杨乐曲,美滋滋地享受着多媒体带来的快乐。

正想着,小镇里不知谁家院落传来一阵清亮的雄鸡报晓声,鸡叫头更了,我得赶紧回屋眯一会,因为,明天还要干活的,彻底不眠,明天肯定受不了的,但是,回到那拥挤不堪的破床上,再加上还有震天的鼾声,浑浊的气味,也是无法入眠的。 我退回楼梯间,轻步上下找寻着,可以容我躺下去的地方,幸好在一角落处的旧长椅上,草席子下面有一床被子,我随机一动,轻轻的拿下席子,铺在地上,用那被子垫一半盖一半,又用自己的上衣作临时枕头,就这样席地而卧,漫长的一夜终于在清晨渐渐地人语声中度过了。

这一经历,让我想到,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本来是让人游山揽胜,状物咏志的好处所,可如果游人遇到和我同样的境遇,怕也是没有了兴奋激动的心情了吧,所以,我想,作为一个旅游胜地,可别让游人怀着开心笑容进来,带着窝心愁怨回去。这应该是石台人也是池州人应该思考的地方。

 
 
Re:黑夜,逃离县城
[ 2014-5-12 12:52:00 | By: jianglin317388 ]
 
jianglin317388呵呵,有点失望吧。
 
 
Re:黑夜,逃离县城
[ 2014-6-28 13:05:00 | By: mong168 ]
 
mong168够惨的,想想都害怕了,我们只知道牯牛降的山水美,县城却这么差呀。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