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上海搬家公司
北京私家侦探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舌尖上的童年
[ 2014-2-3 16:31:00 | By: 情泊何处 ]
 

舌尖上的童年

 

 

一年一度的春节,人们走亲访友,聚会庆贺,无一不与吃有关,从腊月二十几就开始,人们大包小包地购物,到年后,人们依然是车载手提的诸多物品拜年迎春,这些物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是食品,可见吃在春节这个欢乐的日子里,体现的最为完美。

现在物质丰富了,吃的品种也比我小时候多得不知多少倍,只要你口袋里有足够的钱,不用一天,只需略走几家超市,你便可悉数购回,从水果到饮料,从糕点到干果,什么花生瓜子,饼干牛奶,什么鸡鸭鱼肉,豆腐年糕,都可以一车装回。

由于科技的发达,反时令的水果,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同时,也是由于科技的发达,各种化学品也掺进到食品的制作中来,使这些食品看上去色泽光艳,外形奇美,这似乎让过年的吃食丰富了许多,其实不然,现在虽然吃的品种多了,并且如果你有钱,数量也可以无限制的增加,但过年的食味和气氛,却远不如我的童年,因为,它少了几分亲自动手的成就感,也少了几分原始绿色的新鲜感,甚至还少了几分货真价实的安全感 。那清香诱人的口感,更是无从谈起。

我的童年,那时物质稀少,经济捉襟见肘,自然不可能什么都用钱去解决,因此,那时几乎所有农家的过年食品,都是自家亲手制作,从选料到加工,再到制成成品,都是人工操作,绝对绿色,绝对安全,口感更是绝对地道。也许样式或形状没有现在的好看,但吃起来的心里感觉和远比现时甜美。

去年底的一天,我在工作时,遇到一位年龄比我大的退休老师,交谈中,也提到了年货,我就问他,年货是否备齐了,他说,现在的年味淡多了,什么东西都能买到,很简单,吃的东西也没有我们小时候有味。这话也同时勾起了我的共鸣,我的童年,那是物质严重缺少的年代,有些东西,有钱你也买不到的,那时,钱也少,有些食品,你也未必有钱买,尽管这样,我们的童年春节吃食,却总是让我留恋,那么到底是什么美味,那么让人难以忘怀呢,其实,还是因为,能够享受亲手制作食品的过程,以及食品的货真价实,不掺任何华而不实甚至有害的东西,用现在的话来说,就叫纯天然,纯绿色食品,这样才会有纯正的地道口感。

我的童年,是很穷的年代,一年到头,饥饿贯穿始终,也只有春节,才能填饱肚子,打打牙祭,享受现在看来,都不屑一顾的美味。就拿豆腐来说吧,那时,我们一年是很少能吃到豆腐的,街上的豆腐供应也是有计划的,且少的可怜,总是供不应求,你仅仅有钱还不行,还必须同时附上豆腐票,才能够在排成长龙似的队伍里,侥幸买到有限的几块豆腐,为什么说侥幸,因为,有时,如果你在队伍的未尾,等到了你的头上,豆腐已经卖完了。有时,就是为了一张豆腐票,还得要去托人情,所以,我们也只有到春节临近,便能开心地吃上自己制作的豆腐了,而且还享受了制作过程的乐趣,虽然过程是忙碌而劳累,但看到制作好的热气腾腾的豆腐,白白嫩嫩地躺在那儿的时候,除了馋人,就是惬意了。

那年代,春节前制作过年的豆腐,只是制作诸多过年食品中的其中一项。美味出自自己的手下,当然很高兴,不过,那几天,也是各家母亲们最忙碌最辛苦的时候。我的母亲提前几天就将黄橙橙的上好豆子筛选好,筛选的方法也是母亲常用的技巧,那就是用竹制的簸箕,把黄豆放进去,黄豆也是自家种的,然后将簸箕倾斜,颗粒圆饱的上好豆子,就先行滚到了菠箕的下方,反复几次,上方剩下来的便是或碎,或扁,或有瘕疵的豆子了,只要将上方的豆子,剔除它就行了,接着,把那饱满的豆子倒进桶里,用水浸泡,这个泡的时间是要掌握的,长了不行,短了也不行,只有等到每粒豆子的坯芽露出来时,就可以用石磨研磨了。磨豆子也是一种辛苦的劳动,在我家,这个劳动一般都是由我和母亲一道完成,我推磨,母亲负责往磨眼里喂料,那喂料(泡好的豆子)也是有讲究的,多了不行,少了也不好,都会影响到豆腐的品质,而推磨的过程,也是我和母亲斗嘴最多的过程,说实在的,推磨不仅是力气活,还是技巧活,开始,母亲示范给我看,给我讲解,如何才能是磨盘匀速转动,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那是个要有耐性的活,急性子是不行的,刚开始,我很好奇,觉得新鲜,很乐意去推磨,当真的会了以后,对于那不紧不慢的漫长活计,就不耐烦了,总是一个劲地催捉母亲,一次性多喂料,母亲也总是关爱地有所增加,但也小心呵斥:你恨不能让我把一桶豆子一下全倒里面,古人说,要紧锻碓(古人舂米的一种劳动过程),慢挨磨,推磨就是不能急。母亲的话让我欣然诚服。我只得耐着性子,慢慢磨着,等到那厚厚的,浓浓的白色豆浆全部在我来回推磨的过程中,渐渐地流满了石磨下面的大木盆时,我非常高兴,我的任务总算完成了,接下来,便是父亲和母亲的活了,磨出来的粗浆是含有豆渣的,得把它装进有一定目数的布袋里,挤榨,这时,真正的生豆浆,才会从布袋外面的小目眼里,渗透出来,将袋子里的渣单独盛放,然后,会把它们再作成粑,不能浪费掉。接下来,便是煮浆了,之前,已经将市场上买来的石膏在火中烧熟烧透,再研成粉末,过高目数的筛子(我们俗称叫筛箩)筛出来,一定要细,等豆浆煮好,才可以从锅中舀起,将筛过的石膏按一定的比例均匀地撒进冒着热气的豆浆里,稍候一个时辰,那厚嫩嫩的白豆脑便呈现在你的眼前,不禁让你馋涎欲滴,这时,母亲一般会用舀子舀些放在碗里,加点糖,让我们喝,我们很开心地喝着,那份享受,无与伦比。

最后,再将大木盆里的豆脑舀起,放在一种有木格子的容器中,我们称为豆腐架子,用布包裹好,上面再放一块平整的木板,木板上再放一些重物,压制一段时间,再掀开裹布,这时,便是完整的成型的豆腐,这样的豆腐,它气泡丰满,柔软滑腻,它的香味与口感,比现在市场上用化学品制作出来的豆腐,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这不,今年,我家买的豆腐,吃起来就一点味也没有,我都有想扔掉的想法,这怎么不让我回味童年的吃食呢

豆腐的制作是如此,而其它食品的制作,也是忙碌而快乐的。仅是推磨这一项,就有许多食品要经过它,要磨糥米,磨炒米,磨芝麻,这几样都比磨豆子要累,因为,芝麻炒米含油性,滞磨,用力要大,而糥米的粘性,更是难磨,也难怪黄梅戏里的王小六,怕推磨子,我也不想,每每总是用想像磨出来之后的那种秀色可餐的味道去激励自己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当然,过程中,母亲的鼓励也是我坚持磨完的动力。

那时,各家除了做糥米圆子,糥米粑和元宵,更有熬糖饴,打糖粑,滚糖球这些食品的亲手制作,孩子们会绕前绕后,不时地拿一块放在嘴里享受,美味的食品嚼在嘴里,开心的笑容漾在脸上,因为过年那几天除了嘴馋大人不会斥责,还有一个让孩子开心的理由,就是犯了小错,大人也不会惩罚,(换在平时,是绝对要挨打的),享受了这些上述美味还不算,还有炒制品,花生,六谷花(爆米花),米角子,山芋角子,虽然看像粗糙,但,每一样,都比现在的好吃,现在的孩子可能没有听说过山芋角子,那个制作过程,肯定更不会知道,也自然少了一份在吃食品中享受制作的情趣了,其实,它制作还算简单的,就是在山上把山芋挖回家,洗净,再放大锅里煮熟,这时的熟山芋有二种加工方法,一种是不用去皮,直接用刀先切成片,再切成条,用菠箕盛装,放阳光下自然晒干,一般要好几个太阳才行,在山芋条要干未干时,它有一定的粘性,韧性,含糖,软而硬,这时特别好吃,有劲道,也是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最爱偷食的食物,我也不例外,常常背着母亲在外面草垛上的簸箕里,偷吃。还有一种是,把生山芋先洗净去皮,再放大锅里煮,煮熟后,盛起放进木盆里,用洗衣服用的棒槌作杵,将它们捣成泥状,然后,撒上生芝麻,再搅拌捣粘,等到粘性够了,芝麻也拌匀了,就用铲子挑起,放在干净的桌子上,桌子上事先用一块干净的湿布垫好,然后,用擀面杖将它们擀成非常薄的饼状,再用刀将饼切成菱形小片,放在阳光下曝晒,干了,收藏起,到年前炒沙锅时,将它们倒入放有粗砂的锅里,炒成嫩黄,焦脆,捞起,筛掉沙子,就可以放嘴里享受美味了,它越嚼越香。

我的童年,食品严重匮乏的程度,现在的孩子是不可想象的,那时,池城还很小,我的家相对于县城,还是很边远的农村,一片丘陵,几条泥路,三五处田地,七八面土坡,不要说一年,就是几年,就从没有见过大饼油条长得什么样,更没见过苹果香焦是红还是黄,但我们的吃食,却依旧很香,当然,都是土生土长的植物嫩果,嫩苗。

春天,当万物发青之时,便是我们可口食物的开始,青绿的刺苔,柔软的茅草芯,俯拾皆是,都是美味,刺苔是那浑身带刺的嫩苗,剥掉外皮,清香香,甜脆脆,而茅草芯,其实是茅草含苞未放的花,田野里,到处是茅草,你只要走近一片,将那带苞的草芯抽出,然后剥开外面长长的青草壳,便露出封嫩而柔软的好似棉絮条样的白色絮芯,特别好吃,要注意的是,一定不要等花出苞,因为,开出苞的草芯,就不好吃了,也无甜味。还有那野桑树的果子,由青泛红,由红变紫,每个阶段品味不同,口感不同,紫色是完全成熟了,也完全没有了酸味,也是最好吃的阶段,我们往往吃的嘴上都是乌紫的,但心里是甜的,现在的孩子尝过的恐怕少之又少,甚至还不知道它的模样呢。到了夏天,我们会涉足去浅水荷塘,去采摘那粒粒饱满突起在莲蓬上绿色的莲籽,拨开莲蓬,拨下了中间圆二头尖的油光绿色的莲籽,再去掉籽皮,就是可口的美食了,当然,最好还要去掉最里面的很小的绿色嫩芽,那心芽是苦的。至于刺苔和茅草心,采起来就没有那么麻烦,同样是鲜嫩可口,吃得多,还可以算上一顿饭食。夏天的田埂,山坡,还有很多吃的,比如山梦子(应该叫刺莓吧),色红诱人,边采边吃,很甜,那种自然的芳香和纯甜味直沁入心肺,而且健脾开胃。

到了秋天,漫山的野果子,更是食之不尽,不仅有野山柿,野刺果,还有漫山遍野的毛粟,我们小伙伴深知它们的成熟期,还把它不同阶段的成熟期编成了童谣,曰:七月毛粟八月挓,九月毛粟笑哈哈。这里的挓是果实开裂的意思,因为,到了九月,那满身带刺的毛粟外壳,便全部裂开,那毛粟,不用你再用剪刀去剥了,你必须轻轻用手握住下方的枝条,另一只手掌摊开,稍屈,成小托盘状,接在毛粟的下方,握枝条的手轻轻一摇,那黄褚带黑的毛粟,便轻快地落进了你的手心,那种收获的愉悦感也同时渗进你的心里,这时,如果你动作幅度过大,很快容易将毛粟碰落,掉到下面的草丛里,便不好寻找了。毛粟树不大,它属于灌木,结果时,从青到黄都可以采食,还可以放锅里煮熟了吃,所以,一到那个时节,教室里每天打扫卫生的学生,都要扫出好几堆毛粟壳,可见那时,毛粟的收成之好,孩子们采食之众了。 

    进入冬天,孩子们的食物链似乎要断了,但也仍有我们寻找食物的途径和方法,去干涸的荷塘挖莲藕便是其中之一,这个工作很累的,但当那雪白的莲藕吃进嘴里,用手轻轻的捋断那绵绵的长丝时,疲劳顿时消尽。再去湖草场里,那湖边青青的嫩草丛中,会有二种食物供我们挖食,那就是鸡头米和偎子儿(偎恩子,是我们当地的俗称法,它的学名到底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它个体似黄蜂大小,外形酷似小猪,有四个小脚,它不宜生吃,须煮熟了吃),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在生产队已经收获过后的山芋(红薯)地里,去寻找未收挖尽遗留的山芋,这个寻找过程,先是劳累,后是兴奋和刺激,你必须用铁锹去翻动土层,有些山芋因为被犁铲断还有一半或者大半,被土层覆盖,你得有技巧地去找,还要眼尖,有的好似一个大土块,其实,中间包裹的就是当时未被发现的完整山芋,有的要等淋一次雨后,才能露出一点山芋的红色皮。有的,因为时间长了,到了深冬,土下的部分,会长出青紫的山芋苗,这时,你更好寻找了,顺着苗挖下去,一定会有残缺的山芋,有时,也会遇到完整的大山芋,那心情,就好像在高山森林里发现了东北野山参一样兴奋。将这些或完整,或残缺不全的山芋用篮子装回家,既可以生吃,也可以煮熟当作正餐。有时,上学的途中,我们会把山芋扔进还在燃烧的火粪当中,等到放学经过,再掏出来,机会好的,那山芋被烧烤的外皮焦黄,里面香嫩,温软可口,离火粪还有一段路,你便能闻到烤山芋的香味,机会不好的,可就惨了,可能由于扔进了高温区,那山芋掏出来,外面形似黑炭,里面只有一点点热肉了,尽管这样,同学们,还是抢着分食,往往是每个吃的同学嘴上,都是乌七麻黑的,沾满了山芋的炭屑,此时,小伙伴们不由面面相视,大笑不止,这笑自然也包含了分亨到美味的开心。正是由于冬季食物相对减少,孩子们自然就会盼望过大年的丰盛食物了。

童年的吃,虽大多数是天然嫩苗和野山果,但都是纯天然,由于是边采摘,边进食,也当然是新鲜可口了,并且,那时的过年,还有一道文化大餐,也是我们孩子们最喜欢的“菜”,那就是家家户户贴满墙的年画,那时,一家的年画,不仅让春节增添了新春的气息,欢乐的氛围,和舒心的笑容,同时,还因为丰富的年画内容,教育和激励了孩子甚至大人们的思想和胸襟,一家张贴年画的多少,也象征着那家的经济宽裕程度,自然是贴得越多,家里相对经济条件位于上乘。每年的正月,孩子们总爱走家串户,其实不为拜年,就是为了抢先看年画,不仅得到了别家大人的花生米糖的赏赐,还饱览了丰富的年画内容,恨不能自家来年也多贴几张,增加了知识饥渴的孩子们文化食粮。那也是我童年舌尖上最美的一道精神佐餐。

 

 

注:文中,有些字因不知道准确描述,用同音字代替了,凡有知道的朋友也请指教。

           201423农历

                            尚笔。

 
 
Re:舌尖上的童年
[ 2014-2-4 22:34:00 | By: spy1986 ]
 
spy1986勾起对往事的回忆。
拜读了!
以下为情泊何处的回复:
谢谢苏老师。新年好。
 
 
Re:舌尖上的童年
[ 2014-2-7 13:34:00 | By: wxs731016 ]
 
wxs731016还是儿时的年味浓,现在太平淡了,或许是加多了鸡精吧。呵,新年快乐哦。
以下为情泊何处的回复:
是的,现在的东西吃起来总没有童年的味,新年快乐。
 
 
Re:舌尖上的童年
[ 2014-2-7 16:18:00 | By: jianglin317388 ]
 
jianglin317388儿时,永远的美好,永远的话题。
以下为情泊何处的回复:
谢谢,嗯。
 
发表评论:
载入中...